绷带

主出胜,然后几乎爆受的都吃(/ω\)

【出胜】论嫖与被嫖

大概是女装癖牛郎出x高中童子鸡胜
年操
有点黑久
私设是两人从小认识,久哥虽然比咔酱大几岁,却被瞧不起。咔酱甚至天天整他,说话很尖锐吧啦吧啦
然后咔酱长大就被哔——了
嘻嘻嘻,嘻嘻嘻。
———————————————————————
某家酒吧内
爆豪胜己觉得他的忍耐底线一直在刷新,手中的酒杯都快被捏爆了。身旁坐着的上鸣濑吕等人看得是个心惊胆战,切岛连忙一只手抓住峰田的衣领,一只手捂着他的嘴,不让他再口出狂言。
上鸣电气同学表示:如果时间能重来,这次酒吧之行绝对不会带上峰田。
就在三十分钟前,爆豪派阀死缠烂打地带着爆豪胜己进这家酒吧喝酒,可不巧的是峰田正好在酒吧门口向人解释自己真的成年了。更不巧的是,峰田看到了他们,泪花直接就崩出来了,一脸“救星来了”的样子。
后来……峰田进了酒吧,看见了几个大波妹子就不小心喝高了。
此时被切岛捂住嘴的峰田色咪咪地盯着不远处的身着一袭红裙,腿上绷着网袜的火辣美女。口水像是不要钱一样哗啦啦往下流,切岛慌张的松手。峰田发现能说话了,就不顾濑吕和上鸣惊悚的眼神扯着嗓门大叫。
“那边的大波妹子看我一眼啊啊啊!”
卧槽卧槽,完蛋了。
上鸣电气同学觉得峰田活不长了,爆豪胜己就在他旁边,这一嗓子直接摧残爆豪胜己的耳膜。爆豪胜己缓缓转过头,咧开一个标准恶人脸笑容。
“葡萄,想死了直说!”
峰田完全没有注意到爆豪胜己的死亡视线,自顾自地大喊大叫。
“爆豪你这个童子鸡,现在还没去嫖过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什么混话呢臭葡萄!!”
“一看你就不知道女性肉体的美好,太可怜了太可怜了。我上次去……去嫖,嘿嘿嘿,巨乳太美好了嘿嘿嘿……”
爆豪胜己把酒杯往吧台上一撂,刀子一样的目光一转,濑吕中招。
“酱油脸,你嫖过吗!”
“啊???说、说我啊……我还真有过那么一回。”
上鸣电气和切岛锐儿郎瞪大了眼睛,好家伙,这小子去嫖他们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爆豪胜己愈发气愤,红眸因为怒气氤氲着水雾,醉酒使他的脸上飘上一片红晕。爆豪胜己咬牙切齿。
“那你呢,白痴脸!”
突然被点到名的上鸣电气一个激灵,正了正身子。
“这个么……”他本想否认,但看到峰田和濑吕露出得意忘形的神色,到嘴边的话被狠狠咽下去。
“咳、咳,当然去过了哈哈。”
上鸣电气心中默念:面子第一,生命第二。
果不其然,爆豪胜己直接就炸了。
“你们都去嫖过?!!”
切岛表示本男子汉没去嫖过,但是爆豪胜己听不见他的心声。
“是啊,爆豪你还是认输吧!你这个笨蛋童子鸡说不定会被大波小姐姐吓哭哈哈哈哈哈哈哈……”
峰田丝毫没有求生意识。
“混蛋臭葡萄!不就是嫖吗!劳资这就去嫖!”
爆豪胜己梗着嗓子吼完,便黑着脸离开了酒吧。
爆豪派阀一脸懵比,峰田也愣了愣。
切岛全场最佳,“你们真去嫖过?”
上鸣首先摇头,
濑吕紧跟着摇头,
峰田头都快甩掉了。
峰田的眼泪又飞出来了,“我倒是想嫖啊,妹子们觉得我是未成年啊啊!明明劳资高中都毕业了……呜呜呜”

太惨了……
上鸣等人忍不住叹气。濑吕却醒悟过来,“那爆豪……”
“好像是真信了我们……”上鸣明媚忧伤地45度仰头。
峰田丧心病狂,“哈哈、哈哈……爆豪这个狗屎性格能约到妞,我直播吃手榴弹。”
“散了散了散了……”
“哎上鸣你干什么去?”
“提前预约墓地去了。”

———————————————————————
爆豪胜己走在路上,臭着脸打了个电话。
“喂,先生您好。需要什么特殊服务吗?”
入耳的是个嗲嗲的女声。
“来个女的。”
“好的,需要发一下她的照片吗?”
“不用了。”
“那先生您的照片和地址……”
“等下发你。”
“那先生再……”
还没等对方说完话,爆豪胜己都一下子按下了挂断。
“臭葡萄,等我完事了看劳资怎么收拾你!”
———————————————————————
夜总会
“卧槽,没见过这样的,脾气这么臭!老娘才不伺候你呢,嗤——”一个画着美艳妆容的女人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如是说道。
“叮咚”手机又响了一声,女人看了一眼就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卧槽!这么嫩这么帅!!!”
“姐姐?”
女人眼前出现了一个有着蓬乱绿藻头的高个子“女人”,“她”穿着一条性感黑色长裙,脚踩一双红高跟鞋。
“是木偶啊,来来来,你看看这个少年太帅气了吧!”
木偶以为又是什么鲜嫩的少年郎,凑过去看了一眼,深色的瞳孔一缩,定住了。

小胜……

照片里的少年皱着眉头,平日里一头张扬翘起的金发有些垂落,酒气染红了他白皙的脸颊,嫩红水润的嘴唇微张,可以看到光洁的牙齿,一小截舌头探出,像是在引诱人犯罪。

小胜,是小胜啊……
什么时候,那个可爱暴躁的小男孩变得如此诱人了呢……

木偶抿唇一笑,“姐姐,我去吧。”
“啊,好、好啊。”女人似乎有些顾及“她”的样子,频频点头。
木偶舔舔唇,笑得很是邪恶。

———————————————————————
爆豪胜己在周围的一家酒店定了一间房,进去后就躺倒在床上,上下眼皮子打架,不一会儿就睡熟了。
木偶却迅速地赶来,“她”推了推门,发现没锁,就抬脚迈进去。
朝思夜想的青涩少年躺在纯白色大床上睡的正熟。金发软软地埋在枕头里,身上的校服皱巴巴的,张开的领口里露出了精致的锁骨。还没等木偶看够,爆豪胜己又抱着枕头转过身来,正朝着木偶的方向。因为刚才一动,夏季校服的扣子被蹭开,一大片白嫩的肌肤露出来。因为一直有在健身,身上的腹肌看起来性感又魅惑,长长的马甲线延伸到松垮垮的裤子里。少年的胸膛微微起伏,呼吸声也很可爱,全身上下都散发出引人采撷的味道。
木偶垂下眼,眼前的美景使“她”全身发热,特别是下身一带。不一会儿黑色的裙子就被顶起了一个不自然的凸起。“她”缓缓爬上床,在少年的耳朵旁吹气,满意的看到爆豪胜己敏感地一颤。随后,带着茧子的手掌下移,坏心眼地解开扣子揪住他粉红的一点。嘴唇也贴在爆豪胜己另一颗小点上,手上轻轻捏扯,揉搓,嘴里又含又吸。没多久,两个小点就迅速变红变硬,嘴唇和手指离开,两个小点就可怜兮兮的在空气中颤抖。
爆豪胜己被刺激苏醒,就看到一个陌生“女人”用手掌涩情地抚摸他的腹肌。他脑袋一懵,习惯性地将人踹倒在地。随即又清醒过来,这人好像是他叫来的……
爆豪胜己别别扭扭地道了个歉,就看到眼前这“女人”缓缓起身,出现了一张他忘不掉的脸。
“小胜还是那么暴躁呢……”
“废久!”
怎么会是那个废久,那个搬家好几年的废久?
虽然不是特别清楚情况,爆豪胜己还是摆出像以前一样的嘲讽脸。
“呵,废久走了这么久,原来是去泰国了吗?”
“当女人也好,免得那么弱被男人看不起。”
“你回去,我要打电话换人。”
……

事隔多年,小胜还是那么伤人呢。

“原来小胜打算把处子随便给一个女人啊……”绿谷出久笑的诡异。
“不关你事!区区废久……你干什么!放开我!”手铐的脆响让爆豪胜己瞪大眼睛,暴怒地挣扎。
“废久!快放开我!书呆子混蛋!!”
“再也不会放开小胜了……”
绿谷出久压在爆豪胜己身上,看着身下被自己控制住,眼眶不由得泛红的金发少年……
好想要,小胜……

———————————————————————看我,我是车
———————————————————————第二天,爆豪派阀看着爆豪胜己通红的眼睛和脖子上激烈的吻痕牙印倒吸了一口气。
到底是谁被嫖了……
爆豪派阀十分清楚,这个问题一问出口,大概就去天堂一日游了。
峰田一脸呆滞,
“喂,请问哪里卖手榴弹?”

———————————————————————
写黑久好刺激,车可能也许大概下次会写……吧⊙ω⊙

评论(2)

热度(109)